崤之战 左传

传统教材经典古文注读2:
崤之战  《左传》

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钥匙),若潜师以来,国可得也。”穆公访诸(之于)蹇叔。蹇叔曰:“劳(使……辛苦)师以袭远(远方的国家),非所闻也。师劳力竭,远主备(防备)之,无乃不可乎(无乃……乎:大概……吧)?师之所为,郑必知之,勤(劳苦)而无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谁不知?”公辞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师于东门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公使谓之曰:“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合抱粗)矣!”蹇叔之子与(参加)师,哭而送之曰:“晋人御师必于崤。崤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天子)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同“避”)风雨也。必死是间,余收尔骨焉(于之)。”秦师遂东(向东进兵)。 

三十三年春,秦师过周北门,左右免胃而下,超乘(跳跃登车)者三百乘(辆)。王孙满尚幼,观之,言于王曰:“秦师轻(轻佻)而无礼,必败。轻则寡谋,无礼则脱(不守纪律)。入险而脱,又不能谋,能无败乎?”及滑,郑商人弦高将市(做买卖)于周,遇之,以乘韦(四张熟牛皮)先(作为先行礼物)、牛十二犒师,曰:“寡君闻吾子将步师出于敝邑,敢犒从者。不腆(不才,不好)敝邑,为从者之淹(停留),居则具一日之积,行则备一夕之卫。”且使遽(立即)告于郑。 

郑穆公使视客馆,则(杞子等人)束载、厉兵(磨快兵器)、秣马(喂饱战马)矣。使皇武子辞(告别)焉,曰:“吾子淹久(长久停留)于敝邑,唯是脯资饩牵(各种物资)竭矣。为(在)吾子之将行也,郑之有原圃,犹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闲(使……清闲)敝邑,若何?”杞子奔齐,逢孙、杨孙奔宋。孟明曰:“郑有备矣,不可冀(指望)也。攻之不克,围之不继(后续部队),吾其(还是)还也。”灭滑而还。 

晋原轸曰:“秦违蹇叔,而以贪勤(使……劳苦)民,天奉(奉送、赐予)我也。奉不可失,敌不可纵。纵故,患生;违天,不祥(吉利)。必伐(讨伐)秦师!”栾枝曰:“未报秦施(恩惠)而伐其师,其(难道)为死君(指晋文公)乎?”先轸曰:“秦不哀(为……举哀)吾丧而伐(攻打)吾同姓(同姓国家),秦则(就是)无礼,何施(施恩、报答)之为?吾闻之:‘一日纵敌,数世之患(祸患)也’。谋(考虑、打算)及子孙,可谓死君乎(可说是为了已死的国君吧)!”遂发命,遽兴(调动)姜戎。子(晋襄公)墨(染黑)衰绖(cuīdié丧服),梁弘御戎(驾车),莱驹为右(车右)。夏四月辛巳,败秦师于崤,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以归。遂墨(穿着军服)以葬文公,晋于是始墨(以黑衣为丧服)。 

文嬴(晋文公的妻子,秦穆公之女)请(为……请命,求情)三帅,曰:“彼实构(制造矛盾)吾二君,寡君若得而食之,不厌(同“餍”,满足),君何辱讨(屈尊处罚)焉?使归就戮于秦,以逞(满足)寡君之志,若何?”公许之。先轸朝,问秦囚。公曰:“夫人请之,吾舍(释放)之矣。”先轸怒曰:“武夫力(费尽力气)而拘(捉拿)诸(之于)原,妇人暂(几句假话)而免(赦免)诸(之于)国,堕(毁坏)军实(成果)而长(增长)寇仇,亡无日矣!”不顾而唾。公使阳处父追之,及诸河,则在舟中矣。释(解下)左骖,以公命(名义)赠孟明。孟明稽首曰:“君之惠,不以累臣衅鼓,使归就戮于秦,寡君之以为戮,死且不朽(就是我死了你们国君的恩德也不会忘记)。若从君惠而免之,三年将拜君赐。” 

秦伯素服郊次(临时驻扎),乡(同“向”,对着)师而哭,曰:“孤违蹇叔,以辱(使……受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替换)孟明,曰:“孤之过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眚(小小的过失)掩大德。”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注音、词义变化和新增词语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注音、词义变化和新增词语


 根据别人的文章整理


一、增改外来词读音


的(dī)士    拜拜(báibái    戛(gā)纳    啫喱(gālí)


二、调整古语词读音


1.跂(qǐ)望    2.倩:美丽”义仍读qiàn;“请”义改读qìng


三、删改方言词读音


猫腰(māoyāo   屎壳郎shǐkeláng(口语里多读shǐ•kelàng  拆(chāi )烂污lànwū


四、修订常用词读音


1.标识:作为“标志”异形词念biāozhì;另有两个义项:①标示识别,②用来识别的记号,读biāoshí。  2.芥蓝:jièlán   3、芥菜:jiècài   4、神父(fù)


五、规范人名、地名读音


1.谌:做姓氏用,一读chén,一读shèn  2.乐亭:làotíng,地名,河北乐亭


六、改读轻声


1.连累:liánlei    2.枇杷:pí•pɑ    3.琵琶:pí•pɑ


七、括注口语读音


1.好好:hǎohǎo(口语中多儿化,读hǎohāor  2.早早:zǎozǎo(口语中多儿化,读zǎozāor  3.一会儿:yīhuìr(口语中也读yīhuǐr  4.二流子:èrliú•zi(口语中也读èrliū•zi  5.主意:zhǔ•yi(口语中也读zhú•yi  6.正经:zhèngjing(口语中也读zhèngjǐng  7.热腾腾:rèténgténg(口语中也读rètēngtēng


八、成语读音


1.箪食(shí)壶浆,旧读sì    2.唯(wéi)唯诺诺,旧读wěi


3.一本正经:yīběnzhèngjīng(口语中也读yīběnzhèngjǐng


九、其他


1、工夫茶:不写“功夫茶”了。


2、“文身”“纹身”通用。


3、“矇眬”不收录,只留“曚昽”和“朦胧”。


4、对簿公堂:动词,在官府公堂上受审问,后来指在法庭上对质或上法庭打官司。


5、呼之欲出:原形容画像非常逼真,也形容文学作品的人物描写十分生动。增加了“也指某事即将揭晓或出现”的义项。


6、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原为佛家告诫修行的人警惕外界诱惑的话,意思是修行到一定阶段,就会有魔障干扰破坏而可能前功尽弃。后用来比喻取得一定成就后遇到的障碍会更大,也比喻正义终将战胜邪恶。也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十、新增词语


(一)外来词


1、英语外来词:晒、博客、微博、丁克、粉丝、嘉年华、桑拿、舍宾、斯诺克、脱口秀。


2、日语外来词:刺身、定食、寿司、天妇罗、榻榻米、通勤、手账、数独、新人类、宅急送。


(二)地方词


3、粤港澳地区词:八卦、搞掂(搞定)、狗仔队、无厘头、手信、饮茶。


4、台湾地区词:软体、硬体、网路、数位、太空人、幽浮、捷运;呛声、力挺、糗、出糗、拜票、谢票、站台。


5、东北方言词:忽悠、嘚瑟、指定。


(三)字母词: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PPI(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M2.5(在空中飘浮的直径小于2.5微米的可吸入颗粒物)、ETC(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ECFA(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FTA(自由贸易协定)。


(四)新生词:


1、住房出行:产权证、房贷、房卡、群租、房改房、二手房、廉租房、两限房、经济适用房;摆渡车、接驳、动车、屏蔽门、高铁、轨道交通、减速带、车贷、车险、交强险、代驾、酒驾、醉驾、爆堵。


2、新式生活:首付、扫货、拼车、拼购、拼客、团购、网购、网聊、美甲、瘦身、塑身、餐叙、茶叙、陪餐、陪聊;自驾游、自由行、自助游、背包客、移动办公;裸婚、闪婚、闪离。


3、社会群体:北漂、草根、社工、达人、独董、愤青、名嘴、蚁族、月光族。


4、网络世界:播客、博客、菜鸟、晒客、闪客、炫客、超媒体、电子政务、内联网、物联网、网瘾、微博、云计算。


5、环境保护:厨余垃圾、低碳、光伏效应、减耗、减排、碳汇、碳源。


6、经济领域:产能、产业链、客服、环比、负资产、存款准备金、第一桶金、民营企业、非公有制经济、后工业化、文化产业;爆仓、挂单、老鼠仓、期权、权证、权重股、升水、私募、托收。


7、社会管理:三险、社会保障基金、住房公积金、医保、医改、非政府组织、维稳、民调、首问制、述廉、征信、调峰、限行、摇号、调节税。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中的新词新义新用法充分反映了我国新时期特别是近几年来涌现的新事物、新概念、社会生活的新变化和人们的新观念。新增词语涉及社会生活多个领域。其中,与经济有关的有“产业链、第一桶金、民营企业、文化产业”等;与社会建设和管理有关的有“医疗保险、医改、民调”等;与大众日常生活相关的有“产权证、房贷、群租、二手房、廉租房、两限房、动车”等;反映时下新的生活方式的有“首付、拼车背包客”等;与计算机、互联网有关的有“播客、博客、博文”等。 有些新词语真实地记录了当代社会生活。例如,源自西方的“父亲节、母亲节、感恩节、情人节”等词语,反映中西文化的交流与融合;“洋插队、落地签证、申根协定”等条目是众多国民走出国门的写照;“低碳、减耗、减排、减碳、新能源、光伏效应、电子污染、二手烟”等可以看出我国的社会建设正在稳步推进,民众环保意识也大大增强;“北漂、草根、社工、达人、高管、愤青、名嘴、香蕉人、小皇帝、蚁族、月光族、全职太太”等名词直观地反映了一些新的社会群体及其特点;“闪婚、闪离、试婚 ”等词语反映了传统婚恋观所受到的巨大冲击;“拜金主义、傍大款、买官、贪腐、碰瓷、吃回扣、潜规则、封口费、关系网、冷暴力、霸王条款”等词语反映了进入社会转型期,市场经济在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同时也给社会风气和人们的价值观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一些词语的新义新用法体现了词义的发展变化,从而反映了社会的变迁和人们对事物认识的变化。例如,“宅”的新义“待在家里不出门(多指沉迷于上网或玩电子游戏等室内活动)”,“奴”的新义“称失去某种自由的人,特指为了偿还贷款而不得不辛苦劳作的人(含贬义或戏谑意)”,体现了当下不少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山寨”的新义“仿造的;非正牌的”和“非主流的;民间性质的”,“漂白”的新义“比喻通过某些手段,把非法所得变成合法所得”,反映出市场经济下一些人的生产经营行为;“大使”的新义“借指为推动某项事业的开展而做推介、宣传等工作的代表性人物”,则是一些公众人物影响力的写照。

解读莫言的三个故事

莫言获得诺贝尔奖后,他在瑞典文学院发表了获奖感言《说故事的人》,前面的内容比较好理解,只是最后莫言写了三个故事,有些叫人摸不着头脑。


我觉得,要弄清楚三个故事的寓意,应该注意莫言这篇演讲稿的目的。


莫言在说最后三个故事之前,演讲的内容应该说已经结尾了。他指出别人对自己的评价无论是赞赏(鲜花)或批评(石头)或污蔑(污水),都与自己无关,他建议要了解他最好读一下他的那些作品,因此,最后的三个故事本是不必说的。但是,既然说了,肯定不是画蛇添足,而是有其寓意的,甚至,寓意是十分丰富,可以从不同角度解读的。按我的解读,他最后的三个故事都可以从宽容的角度理解。前两个,应该是反思提醒自己的,而最后一个,或许才是提醒世人的。我觉得这才是思考这三个故事的起点。


下面试作解读:


第一个故事: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学校里组织我们去参观一个苦难展览,我们在老师的引领下放声大哭。为了能让老师看到我的表现,我舍不得擦去脸上的泪水。我看到有几位同学悄悄地将唾沫抹到脸上冒充泪水。我还看到在一片真哭假哭的同学之间,有一位同学,脸上没有一滴泪,嘴巴里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用手掩面。他睁着大眼看着我们,眼睛里流露出惊讶或者是困惑的神情。事后,我向老师报告了这位同学的行为。为此,学校给了这位同学一个警告处分。
多年之后,当我因自己的告密向老师忏悔时,老师说,那天来找他说这件事的,有十几个同学。这位同学十几年前就已去世,每当想起他,我就深感歉疚。这件事让我悟到一个道理,那就是: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别人哭的时候自己该不该哭的问题,诚如张颐武的解读的:“谁也没有逼着别人取悦你的权利。”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和情感,每个人也都有表达自己意愿或情感的权力和方式。因此,我们要以宽容的态度,允许别人保持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允许别人发表自己的看法,允许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发表不同的意见。


联系莫言自己,就是说,我虽然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我的作品也只是一种我对这个世界的个体体验、感受和认识罢了,只是自己独有的表达方式而已,大家对我的作品有不同看法,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第二个故事:三十多年前,我还在部队工作。有一天晚上,我在办公室看书,有一位老长官推门进来,看了一眼我对面的位置,自言自语道:“噢,没有人?”我随即站起来,高声说:“难道我不是人吗?”那位老长官被我顶得面红耳赤,尴尬而退。为此事,我洋洋得意了许久,以为自己是个英勇的斗士,但事过多年后,我却为此深感内疚。


第二个故事是写老长官到办公室没有看到自己,而自己顶撞老长官的事。这并非只是一个文明礼貌的话题,更重要的是说明要人懂得宽容对待别人不知道自己。寓意是,有时候我们并不在别人眼里,其实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没有必要斤斤计较,以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明知道老长官问的不是自己,干嘛偏偏要卖弄自己也是个大活人呢。这里莫言是想提醒自己:虽然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也要宽容地允许别人不拿自己当回事。换言之,莫言要借这个作品提醒自己保持平常心。


第三个故事:有八个外出打工的泥瓦匠,为避一场暴风雨,躲进了一座破庙。外边的雷声一阵紧似一阵,一个个的火球,在庙门外滚来滚去,空中似乎还有吱吱的龙叫声。众人都胆战心惊,面如土色。有一个人说:“我们八个人中,必定一个人干过伤天害理的坏事,谁干过坏事,就自己走出庙接受惩罚吧,免得让好人受到牵连。”自然没有人愿意出去。又有人提议道:“既然大家都不想出去,那我们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外抛吧,谁的草帽被刮出庙门,就说明谁干了坏事,那就请他出去接受惩罚。”


于是大家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庙门外抛,七个人的草帽被刮回了庙内,只有一个人的草帽被卷了出去。大家就催这个人出去受罚,他自然不愿出去,众人便将他抬起来扔出了庙门。故事的结局我估计大家都猜到了:那个人刚被扔出庙门,那座破庙轰然坍塌。


第三个故事是关于谁该出庙接受天谴的。莫言说的意思是,其实每个人都有罪恶,放大别人的罪恶,不能减轻自己的罪恶,只会使自己遭受更大的灾难。那么联系莫言获诺奖后的“惶恐”心理,莫言是不是在提醒人们,大家不要互相挑刺了,挑刺不能使诸位进步,可能还会使大家遭受损失。或者说,我虽然赢得了诺贝尔奖,但我本人和我的作品都毛病很多,我自己很明白,只是希望大家不要老挑我让我惶恐了,有这个时间,不如好好发展自己吧。


莫言是“说故事的人”,而好的故事大都寓意丰富,可以多角度多侧面解读,而作者也不会直接告诉读者他的寓意。因此,这里的解读只是我自己从某一特定角度的肤浅看法。同时我以为,解读对否并不重要,因为莫言说:每个人都有选择哭不哭的机会,特别是当哭成为表演的时候。


(发表:《帅作文》2013年1月2日)

[清]施闰章《送杜审舒归里序》注读

【注读】


杜生审舒齐归(从齐地回乡),施子赆(读jìn,临别馈赠)(于之),司橐者(管仓库的人)以匮(匮乏)告。杜生谢,且蹙额曰:“先生念我则至矣,然窃疑厚人而忘己也。”意者太左计(与事实相背的打算,引申为失策)。施子曰:“若以我为过廉乎?予盖天下之贪夫也。子何敝敝然(疲困的样子)为我谋?”杜生口呿(读qū,张口)色变,久之,曰:“从先生官(做官)三年矣,事大小罔(无,没有)弗知也。所与交游,虚往实归者(空手而来、满载而归的人)众矣,而先生橐中无长物(多余之物)。以币进,则拒之惟恐不速。焦形槁颜,手校雠(读chóu,校对并加以考证)而口(口称)伊吾(拟声词,形容读书时口中念念有词),夫子病(劳累、辛苦)矣。如是而谓贪,将阳拒而阴纳与?敢问其说。”


【翻译】


书生杜审舒从山东返归故乡,先生(即作者)想送点礼物给他,管仓库的人告诉我库存匮乏。杜生致谢,并且皱着眉头说:“先生顾念我到极点!但我私下里怀疑您宽厚待人而忘记了自己。”言下之意,是说太不会谋划生计了。先生说:“你以为我太廉洁了吗?我是天下最贪婪的人啊!你为什么惶惶然为我着想呢?”杜生张口结舌,变了脸色,过了好久,他才说道:“跟随先生做官三年了,事无巨细没有不知道的,与您交往的人,空手而来、满载而归的人很多,但是先生您自己口袋中没有多余之物。人家送钱给您,就拒绝惟恐不够快。您形体憔悴,色如槁木,手校文字,口诵诗书,先生太劳累了。这样却说贪婪,难道是表面拒绝而暗中却收纳了吗?请把您这样说的理由说给我听听。”


【注读】


施子曰:“噫!何子之泥(拘泥)于言贪也!夫取而不能有者,非贪也;不取而有之,人不能夺焉者,贪之至也。庄子曰,‘君子内无饥寒之患,外无劫夺(被人抢夺)之忧’。子不见夫今之鼎食而覆餗者(鼎食:列鼎而食,指豪门贵族的奢侈生活;餗读sù,食物。谓鼎足坏了,食物从鼎里倒出来。后因喻力不胜任而败事)乎?戕(被杀害)其躯,籍(被籍没,没收财物入官)其家,以沈(同“沉”,没,灭)其宗(宗族)者,比比矣。其始不过竞筐篚之私(筐篚是盛物的竹器。方的称筐,圆的称篚(fěn)。“筐篚之私”意谓微小的私利),卒以捐其所甚爱而不遑(来不及)(怜惜)。夫人捐其所甚爱,至于弃身家,舍妻子,谓之能贪则不可。予,鄙人也,未就事而先饮冰(喝冰水止惶恐焦灼),其行若踬(跌倒),其居若坠,其独处若群窥。先人后己,亦夷亦惠(夷:伯夷。惠:柳下惠。古清高廉洁之士),忧谗畏讥,补缺修弊,籝(读yíng,筐笼一类的盛物竹器)有一金而不知所置。予盖患得患失,见鄙(被鄙视)于尼父(对孔子的敬称)者也。然而疾风震雷,守之晏如(安然自若),饱食高坐,进退(使动用法)生徒(学生门徒)。陟(登临)泰岱观沧海谒阙里(孔子故里)陈诗书搜讨旧籍累椟连车寸缣尺楮并蓄兼储盗不睥睨民不咒诅人见不足我见有余此亦贪之至也。


【翻译】


先生说:“唉!你何必拘泥于说贪呢!获取而不能保有,不是贪;不获取而保有,而别人又不能夺走,才是最大的贪了。庄子说,‘君子内无饥寒交迫之患,外无受人劫夺之忧’。你没看到当今那些由豪富而衰败的人吗?自己被杀,家被抄没,宗族也受到牵连的人,比比皆是。他们刚开始也不过是为贪得点滴的私利,最后把自己最珍爱的东西都赔进去了却无暇顾恤。人们抛弃他非常珍爱的东西,甚至抛弃身家性命,舍妻弃子,把这称为贪是不可以的。我是一个浅陋的人,在没有做事之前清心寡欲,自己的行为好像要跌倒,自己的官职好像要失去,一人独处好像仍处于众目睽睽之下。先人后己,像伯夷也像柳下惠那样纯洁谦和,害怕谗言讥讽,修补缺点弊漏,口袋中有一点点金就不知放到哪里。我患得患失,让孔圣人见笑了。然而,疾风惊雷,泰然处之,饱食高坐,教导生徒。登临泰山,观望大海,拜谒孔子故里,陈设诗书。搜寻旧籍古典,积书数车,片纸只字都收藏好。盗贼不会窥视我,老百姓不会咒恨我;别人以为我很贫穷,而我自以为富足有余,这也是贪到极点了。


【注读】


且夫名浮(超过)其实(实际)者,德之欺也;勉乎其职而不能尽其道,事之末也。吾目迷(被迷惑)五色,而不蒙(遭受)夫人之诮(指责、批评);行忝(读tiǎn,谦辞,表示辱没他人,自己有愧)颜、闵(颜回、闵子骞,孔子的学生,颜回安贫乐道,闵子骞很孝顺父母,德行上并称),而窃附有道之林。吾循孔氏之门墙而惴惴然,惧其(自己)不能入也。奉命而出,终事而归,所得侈(多,丰厚)矣,况敢自以为廉乎!子貌朴而志端,归而修业,亦务守其不可夺(夺易)者已矣,何敝敝然为我谋?”


【翻译】


况且空有虚名而没有实际才能,是对道德的欺骗;勉强从事一项工作而不能努力实现自己的主张,是只抓往事情的细枝末节。我虽然老眼昏花不辨五色,但没有蒙受用人失察的指责;我虽然德行远逊于颜回、闵子骞,但自以为身附道德之林。我寻循孔子圣学的门墙,很担心,害怕自己不能入门。奉命出任,完成任务即返回,所得到的太多了,这样还敢认为自己廉洁吗?你朴实厚道而志向端正,回去后研习学业,务必守住这别人不可劫夺的品行就可以了,何必惶惶然为我的生计谋划呢?”


【注读】


杜生闻之喜曰:“吾乃知先生之所以(表原因)为贪。”于是酌酒别去。明日,次(记录)其语,追而送之济水之上。


【翻译】

书生杜审舒听了这话,高兴地说:“我现在知道先生说自己贪的原因了。”于是举杯喝酒道别离开了。第二天,施先生把这次谈话记录下来,追到济水之上送给杜审舒。

[清]袁枚《牡丹说》注读

【注读】


冬月,山之叟担(挑)一牡丹,高可隐人(隐藏人),枝柯鄂韡(读wĕi,繁盛),蕊丛丛以百数。主人异目视之,为损(耗费)重赀(重金)。虑他处无足当是花者,庭之正中,旧有数本(用于植物,指棵、株),移其位让焉。幂锦(以锦缎作遮盖)张烛,客来指以自负。亡何(没过多久)花开,薄如蝉翼,较前大不如。怒而移之山,再移之墙,立枯死。主人惭(感到惭愧)其故花,且嫌庭之空也,归其原(原处),数日亦死。


【翻译】


冬天,山中有位老翁挑了一株牡丹,  (牡丹)有一人多高,枝条繁茂,花苞簇簇数以百计。主人对它另眼相看,出高价买了下来。怕栽在别处和这株牡丹不相称,庭院中原有几株牡丹,特地移到别处,把地方让出来。上面用锦帐遮护。晚上点上烛火,客人来时(主人)常指着它感到自豪。不久,花开了,花瓣薄得像蝉的翅膀,大大不如原先的那几株牡丹,于是主人愤愤地将它移到山上,再移到墙边,牡丹很快枯死了。主人感到对不起原有的那几株牡丹,并且嫌庭院太空,便将原来的牡丹移回原处,没过几天,也枯死了。


【注读】


客过而尤(责备)之曰:子不见夫善相(鉴别)花者乎?宜山者山(种在山上),宜庭者庭(种在庭院中)。迁而移之,在冬非春。故人与花常两全也。子既貌取以为良,一不当(一旦不符合心愿),暴摧折之,移非其时,花之怨以死也诚宜(确实是应该的)。夫天下之荆棘藜刺,下(处于……之下)牡丹百倍者,子不能尽怒而迁之也。牡丹之来也,未尝自言曰:宜重(看重)吾价,宜置吾庭,宜黜(赶走)汝旧,以让吾新。一月之间,忽予忽夺,皆子一人之为。不自怒(恼怒自己)而怒花,过矣!庭之故花未必果奇(果真奇异),子之仍复其处,以(因为)其犹奇于(比)新也。当其时,新者虽来,旧者不让(移栽),较(比较)其开孰胜(谁更美)而后移(移栽)焉,则俱不死;就(即使)移焉,而不急复故花之位,则其一死,其一不死。子亟亟焉(匆匆忙忙地样子),物性之不知(宾语前置句),土宜之不辨(宾语前置句),喜而左之,怒而右之。主人之喜怒无常,花之性命尽矣!然则子之病(毛病),病乎其己尊(尊重自己)而物贱(轻视外物)也,性果(天性专横)而识暗(见识晦暗)也,自恃(自以为是)而不谋诸(之于)人也。他日子之庭,其(表推测,大概)无花哉!”


【翻译】


来访的客人责备主人道:您没有见过善于种花的人吗?适宜在山上长的就栽在山上,适宜在庭院长的就栽在庭院,如果迁移它,应该在冬天而不是春天。所以人和花常能两全其美。您已根据外貌认为那牡丹是良种,一见不如原来想的那样,立即摧残损害它,移栽不按时节,牡丹花含怨而死理所当然。天底下荆棘、藜刺之类的东西比牡丹低下百倍,您没有办法。因为生气而统统把它们迁走。这牡丹来时,并不曾自己说:应该看重我的身价,应该把我栽在庭院中,应除掉你原有的旧花,(把地方)让给我这新来的。一个月中,忽而珍视它,忽而贬抑它,都是您一个人所为。不怪自己却怪花,这就错了!庭中旧有的牡丹花,未必一定名贵,你仍然把它们移回原处,以为它们比新买的好。(如果)当初新的牡丹虽然买来,旧的牡丹先不移走,比较它们开的花哪个更好然后再移栽,就都不会枯死。即使移栽了,只要不急着把移走的花栽回原处,那么一株枯死,另一株可以不死。您急急忙忙,既不懂生物的习性,又不清楚土壤适宜与否,高兴了就抬举它,生气了就摧残它,主人如此喜怒无常,花的命也就送掉了。那么,您的毛病在于看重自己而轻视生物,性情专断而缺乏见识,自以为是而不和人商量。以后您的庭院中,大概不会有花木了。


【注读】


主人不能答,请具砚削牍(写字的竹木片),记之以自警焉。 (选自《袁枚诗文译》)


【翻译】

主人听了无以对答,于是准备下笔墨纸砚,记下这件事来提醒自己。

苏辙《巢谷传(节选)》注读

【注读】


巢谷,字元修。父中世,眉山农家也,少从士大夫读书,老为里校师(当地学校的老师)。谷幼传(传承、学习)父学,虽朴而博。举进士京师,见举武艺者,心好之。谷素多力,遂弃其旧学,畜弓箭,习骑射。久之业成,而不中第。


【翻译】


巢谷,字元修。他的父亲中世,是眉山的农民,年少时师从士大夫读书,年老时在当地学校教书。巢谷小时候跟随父亲学习,虽然朴拙但是博学多才。进京参加进士考试,看见参加武艺考试的人,很喜欢。巢谷一向力气很大,于是放弃了原来所学的东西,准备弓箭,学习骑马射箭。很久后学业完成,却没有考取。


【注读】


闻西边多骁勇,骑射击刺为四方冠(第一,最强),去游秦凤、泾原间,所至友(以……为朋友)其秀杰(英雄豪杰)。有韩存宝者,尤与之善(关系好)。谷教之兵书,二人相与为金石交(如同金石一般的交情)。熙宁中,存宝为河州将,有功,号熙河名将,朝廷稍(渐渐地)(以……为奇)之。会泸州蛮(对少数民族的蔑称)乞弟扰边,诸郡不能制,乃(于是)命存宝出兵讨之。存宝不习蛮事,邀谷至军中问焉。及存宝得罪,将就逮,自料必死,谓谷曰:我泾原武夫,死非所惜,顾(只是)妻子不免寒饿,橐中有银数百两,非君莫使遗之者。谷许诺,即变姓名,怀银步行,往授其子,人无知者。存宝死,谷逃避江淮间,会赦乃出。予以(因为)乡闾,故幼而识之,知其志节(志向气节),缓急(偏义复词,紧急情况)可托者也。


【翻译】


听说西部的人大多骁勇善战,骑马射箭攻击刺杀的本领是四方中最强的,于是离开(老家)游历秦凤、泾原一带,与所到之处的豪杰结交为朋友。有个叫韩存宝的,尤其与他交好。巢谷教他兵书,两人结下深厚牢固如金石的友谊。熙宁年间,存宝做河州的将领,有战功,被称为熙河名将,朝廷渐渐地认为他是奇才。恰逢泸州蛮乞弟侵扰边境,各郡都不能加以抵制,于是(朝廷)命令存宝出兵讨伐。存宝不熟悉少数民族的事情,就邀请巢谷到军营中相询问。后来存宝获罪,将被抓捕,料到自己一定会死,就对巢谷说:“我是泾原的一个武夫,死并没有什么可惜的,只是我的妻儿就不免受冻挨饿,(我)口袋里还有几百两银子,除了您(我)没有谁可以嘱托交给他们的了。”巢谷答应了,立即更换姓名,怀揣着银两步行去送给存宝的儿子,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存宝死后,巢谷逃避到江淮一带,等到被赦免才出来。我因(与他)同乡,所以在小时候就认识他,了解他的志向节气,是一个在紧急情况下可以托付的人。


【注读】


予之在朝谷浮沉(指随波逐流)里中未尝一见绍圣初予以罪谪居筠州自筠徙雷自雷徙循。予兄子瞻亦自惠再徙昌化,士大夫皆讳(忌讳)与予兄弟游,平生亲友无复相闻者。谷独慨然(慷慨激昂)自眉山诵言(公开宣布),欲徒步访吾兄弟。闻者皆笑其狂。元符二年春正月,自梅州遗予书曰:我万里步行见公,不自意全(保全性命,指活着),今至梅矣,不旬日(不出十天)必见,死无恨(遗憾)矣。予惊喜曰:此非今世人,古之人也。既见,握手相泣,已而道(讲述)平生,逾月不厌。时谷年七十有三矣,瘦瘠(同义复词,瘦弱)多病,非复昔日元修也。将复见子瞻于海南,予悯(怜悯,同情)其老且病,止之曰:君意则善,然自此至儋数千里,复当渡海,非老人事也。谷曰:我自视(看我自己)未即(立即,马上)死也,公无止我。留之不可,阅(查看)其橐中无数千钱,予方乏困(贫乏穷困),亦强资(勉强筹措资金)遣之。船行至新会,有蛮隶窃其橐装以逃,获(被抓获)于新州,谷从之至新,遂病死。予闻,哭之失声,恨(遗憾)其不用(采纳)吾言,然亦奇其不用吾言而行其志也。


【翻译】


后来我入朝当官,巢谷待在乡里,不曾见面。绍圣初年,我因为获罪被贬谪到筠州居住,后又从筠州调到雷州,从雷州调到循州。我哥哥子瞻也从惠州又一次调到昌化,士大夫们都忌讳同我们兄弟俩交往,生平的一些亲朋好友也不再有音讯。只有巢谷在眉山情绪激昂地公开说,要步行来探访我们兄弟俩。听说这事的人都笑他痴狂。元符二年的正月,他从梅州给我寄来一封信说:“我步行一万多里来见您,没有料到自己还能保全性命,现在已到梅州了。不用十天就一定能与您相见,即使死,我也没有什么遗憾的。”我惊喜地说:“这个人不是当代人,而是古人啊。”见面之后,(我们)手握着手相对哭泣,接下来就讲述生平所经历的事情,讲了一个多月也不感到厌倦。当时巢谷已经七十三岁了,身体瘦削而且多病,不再是当年的巢元修了。他还要到海南去拜见哥哥子瞻,我同情他年老多病,劝阻他说:“您的心意是好的,但从这里到儋县好几千里路,还要过海,这不是老年人能做到的事情。”巢谷说:“我认为自己还不会马上就死,您不要阻止我。”不能留住他,看看他袋子里没多少钱,而我当时正穷困潦倒,也就勉强筹集一点钱送他上路。船行到新会,有个南蛮奴仆偷了他的钱袋行装逃跑,在新州被抓获,巢谷跟着到了新州,很快生病死了。我听说后痛哭失声,埋怨他不听我的话,然而也对他不采纳我的意见而去实现自己的心愿感到惊异。


【注读】


予方杂居(混杂居住)南夷,与之(他们,指南夷人)起居出入,盖将终焉,虽知其贤,尚(还)何以发(传扬)之?闻谷有子蒙在泾原军中,故为作传,异日以授之。


【翻译】

我正住在这南方边远地区,和南蛮们一同生活,大概要死在此地了。虽然知道他的贤德,(但我)还能用什么方法来加以传扬呢?听说他有个儿子巢蒙在泾原军中,所以我给他写了这篇传文,改天把它交给巢蒙。

贾谊《退让》注读

【注读】


梁大夫宋就者,为边县令,与楚邻界。梁之边亭与楚之边亭皆种瓜,各有数。梁之边亭劬(读qú,勤劳,劳苦)力而数灌,其瓜美;楚窳(读yǔ,懒惰)而希灌,其瓜恶(难吃)。楚令固(本来)(认为)梁瓜之美,怒(恼怒)其亭瓜之恶也。楚亭恶(憎恨)梁瓜之贤己,因夜往,窃(悄悄地)(用手掐)梁亭之瓜。皆有死焦者矣。梁亭觉之,因(于是)(请求)其尉,亦欲窃往,报(报复)搔楚亭之瓜。尉以请,宋就曰:“恶(读wū,表感叹的词)!是何言也!是构怨(结怨)召祸之道也。恶!何称之甚也!若我教子,必每莫(同“暮”,傍晚)令人往,窃为楚亭夜善灌其瓜,令(让他们)勿知也。”于是梁亭乃每夜往,窃灌楚亭之瓜。楚亭旦而行(巡行)瓜,则皆已灌矣。瓜日以美,楚亭怪而察之,则乃(却是)梁亭也。楚令闻之大悦,具以闻。楚王闻之,恕然(惋惜状)丑(惭愧)以志自惛(读hūn,觉得自己糊涂)也,告吏曰:“微(无,除了)搔瓜,得无(难道没有)他罪乎?”说(同“悦”)梁之阴让也,乃谢以重币,而请交于梁王。楚王时(时常)则称说梁王以为(认为)信,故梁、楚之欢由宋就始。语曰:“转败而为功,因祸而为福。”老子曰:“报怨以德。”此之谓乎?夫人既不善,胡(怎么,哪里)足效哉?


【翻译】


梁国的大夫宋就,是地处边境的县的县令,和楚国搭界。梁国边亭的守卫和楚国边亭的守卫都种瓜,各有一定数量。梁国边亭的守卫很勤劳,经常浇灌,他们的瓜长得肥美;楚国边亭的守卫懒惰,浇灌次数少,他们的瓜长得很不好。楚国县令常常因为梁边亭的瓜长得肥美,对自己边亭的瓜长得不好而不满。楚边亭的守卫怨恨梁边亭的瓜比自己好,于是夜间到梁边亭瓜田去,偷偷用手扒梁边亭的瓜,弄得瓜都有干枯死掉的。梁边亭发觉了这件事,于是向尉请示,也打算偷偷到楚边亭瓜田去,扒坏楚边亭的瓜作为报复。尉向宋就请示这件事,宋就说:“嗨!这说的是什么话!这是结怨招祸的主意。嗨!怎么说得这样过分!假如我教你们,一定每天夜晚派人到楚边亭瓜田去,偷偷在夜间为他们好好地浇灌瓜,不要让他们知道。”于是,梁边亭守卫就每天晚上到楚边亭瓜田去偷偷地浇灌瓜。楚边亭守卫早晨巡视瓜田,原来都已经浇灌过了。瓜一天比一天长得好。楚边亭守卫感到奇怪就查访这件事,竟然是梁边亭守卫干的。楚国的县令听到此事后非常高兴,把梁边亭守卫夜间浇灌瓜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楚王。楚王听说后,后悔、惭愧不已,知道自己糊涂了。告诉官吏说:“除了瓜,没有其他罪过吧?”对梁国能暗中忍让十分高兴,便送很丰厚的礼品表示道歉,并且请求和梁王交往。楚王常常夸奖梁王,认为梁王忠诚可信,所以,楚国和梁国关系融洽,是因为宋就的行为才有的。俗话说:“转败而为功,因祸而得福。”老子说:“报怨以德。”说的就是这件事情吧!为人不忠厚老实,怎么值得去效仿呢?


【注读】


翟王使使至楚。楚王欲夸之,故飨客(宴请宾客)于章华之台上。上者三休(休息三次),而乃至其上。楚王曰:“翟国亦有此台乎?”使者曰否翟窭(读jù,贫而简陋)国也恶(读wū,怎么)见此台也翟王之自为室也堂高三尺壤陛(台阶)三累(层)茅茨(铺在屋上的茅草)弗翦(同“剪”,修剪)采椽弗刮。且翟王犹以作之者大苦,居之者大佚(安乐)翟国恶见此台也!”楚王愧。


【翻译】

翟王派遣使臣到楚国,楚王打算向使者夸耀楚国的豪富,所以在章华台上宴请宾客。登台的人一路休息多次,才到了顶上。楚王说:“翟国也有这样的高台吗?”使者说:“没有。翟是个贫穷的国家,怎么能看到这样的高台呢?翟王自己盖的宫室,堂高三尺,土台阶三层,茅草屋顶不剪齐,柞木椽子不削皮。翟王尚且还认为盖房者太劳苦,居住者太安乐。翟国怎么能看到这样的高台呢?”楚王感到惭愧。

[清]汪琬《江天一传》注读

【注读】


江天一,字文石,徽州歙(读shè)县人。少丧父,事其母及抚(抚养)弟天表,具有至性(极高的品性)。尝语人曰:“士不立品者,必无文章。”前明崇祯间,县令傅岩奇(认为……独特)其才,每试辄拔置(挑选放到)第一。年三十六,始得补诸生。家贫屋败(损坏),躬(亲自)畚土(用畚箕挑土)筑垣以居。覆瓦不完,盛暑则暴酷日中。雨至,淋漓蛇(像蛇一样)伏,或张敝盖(破伞盖)自蔽。家人且怨且叹,而天一挟书吟诵自若也。


【翻译】


江天一,字文石,徽州歙县人。幼时失去父亲,侍奉他的母亲,扶养弟弟天表,有着卓越的品性。他曾经对别人说:“一个读书人,不树立好的道德品行,就必然写不出好文章。”前朝明末崇祯年间,歙县县令傅岩认为他才学出众,每次县里童生的岁试,总是选拔他为第一名。但到三十六岁,才补上一名生员。他家里很穷,房屋残破不堪,就自己动手用畚箕挑土筑墙而住。屋上盖的瓦片不齐全,大热天就暴晒在酷热的太阳中;下雨天,全身被雨淋得象蛇一样蜷伏着,或是张起破伞来遮挡一下。家里的人一面埋怨,一面叹息,然而天一却捧着书本朗读,和平常一样。


【注读】


天一虽(虽然)以文士知名,而深沉多智,尤为同郡金佥事(官职名)公声(人名)所知。当是时,徽人多盗,天一方佐(辅佐)佥事公,用军法团结乡人子弟,为(做好)守御计(方法)。而会(恰逢)张献忠破武昌,总兵官左良玉东遁,麾下狼兵哗(哗变)于途,所过焚掠。将抵徽,徽人震恐,佥事公谋往拒之,以委(交托给)天一。天一腰(腰上带着)刀帓(用头巾裹好)首,黑夜跨马,率壮士驰数十里,与狼兵鏖战祁门,斩馘(读guó,指首级)大半,悉夺其马牛器械,徽赖(依赖他)以安。


【翻译】


天一虽然凭借文人身份而出名,却深刻沉着,足智多谋,特别受到同郡佥事公金声的赏识。在那个时候,徽州一带盗匪很多,江天一便辅助佥事金声,用军队的办法团结组织乡里的年轻人,作好防守的打算。适逢张献忠攻破了武昌,总兵官左良玉向东逃跑,他部下那些广西土司的军队在半路上发生叛乱,所经之地放火抢劫。将要到达徽州时,徽州人非常震惊恐惧。佥事金声计议派兵去抵抗,把这件事委托给了天一。天一佩上腰刀,裹好头巾,黑夜里骑着马,率领一批勇士奔跑了几十里,与叛乱的广西土司军队在祁门进行激战,杀死了叛兵一大半人,夺取了他们所有的牛马和兵器,徽州城依赖这次战役而得以平安。


【注读】


顺治二年夏五月,江南大乱,州县望风内附,而徽人犹为明拒守。六月,唐藩自立于福州,闻天一名,授监纪推官。先是,天一言于佥事公曰:“徽为形胜(地形很好)之地,诸县皆有阻隘可恃,而绩溪一面当孔道(大道,要道),其地独平迆(读yǐ,地势斜着延伸),是宜筑关于此,多用兵据之,以与他县相犄角(分兵牵制或夹击敌人)。”遂筑丛山关。已而清师攻绩溪,天一日夜援兵登陴(读pí,城墙)不少怠;间出逆战(迎战),所杀伤略(大致)相当。于是清师以少骑缀(牵制)天一于绩溪,而别从新岭入,守岭者先溃,城遂陷。


【翻译】


清顺治二年夏五月,江南大乱,各州县见势纷纷归附清朝,但徽州人民还是为明王朝坚守抵抗。六月,明宗室唐王朱聿键在福州称帝,听说江天一的名声,便委任他为监纪推官。在此之前,天一对佥事金声说:“徽州是个地势优越的地方,各县都有险要之处可以依赖,只是绩溪那一面正当交通要道,那里地势特别平坦,因此应该在那里建筑关口,多派兵驻守,以和别的县相互配合,夹制敌人。”于是在绩溪筑起了丛山关。不久,清兵攻打绩溪,江天一日夜手持兵器登城防守,毫不松懈。有时出城迎战,双方死伤大致不相上下。于是清兵用少数骑兵在绩溪牵制住江天一,而另外从新岭进攻。守岭的人先败逃了,绩溪城终于沦陷了。


【注读】


大帅购(悬赏捉拿)天一甚急。天一知事不可为,遽归,属(托付)其母于天表,出门大呼:“我江天一也!”,遂被执。有知天一者,欲释之。天一曰:“若(你)以我畏死邪?我不死,祸且族(灭族)矣。”遇佥事公于营门,公目(看着)之曰:“文石,汝有老母在,不可死!”笑谢曰:“焉有与人共事而逃其难者乎!公幸勿(千万不要)为吾母虑(担忧)也。”至江宁, 总督者欲不问,天一昂首曰:“我为若计,若不如杀我。我不死,必复起兵。” 遂牵诣通济门。既至,大呼高皇帝者三,南向再拜讫,坐而受刑。观者无不叹息泣下。越(过了)数日,天表往收其尸,瘗(读yì,埋葬)之。而佥事公亦于是日死矣。


【翻译】


清军的主将非常急迫地悬赏捉拿天一。江天一知道抗清之事已没有希望,立即回家,把母亲托付给弟弟天表,出门大叫:“我就是江天一!”于是被逮捕。清军中有知道天一的,想释放他。天一说:“你以为我怕死吗?我不死,灾祸将是全家被杀!在营门口遇见了佥事金声,金声看着他说:文石,你还有老母亲在,你不能死。江天一笑着辞谢道:哪里有和人一起共事而在危难时刻逃避的呢?希望你不要为我的母亲担忧。到了南京,总督(洪承畴)想不问他罪,江天一昂起头来说:我为你考虑,还是把我杀了的好;我不死,必定再要起兵!于是士卒把他拖到通济门刑场。到那里后,江天一多次高呼高皇帝,向南面拜两次,拜完,坐下来受刑。围观的人没有一个不感叹流泪的。过了几天,天表去收殓天一的尸体,把他安葬了。而佥事金声也是在这一天被杀害的。


【注读】


当狼兵(狼兵是明代军制的重要组成环节,专指广西出身之战斗人员)之被杀也,凤阳督马士英怒,疏劾(上书弹劾)徽人杀官军状,将致佥事公于死。天一为赍辨疏(带着申辨的奏章),诣阙(到宫中)上之;复作《吁天说》,流涕诉诸(之于)贵人,其事始得白(清楚)。自兵兴以来,先后治乡兵三年,皆在佥事公幕。是时,幕中诸侠客号(号称)知兵者以百数,而公独推重天一,凡内外机事(军机大事)悉取决焉(于之)。其后竟与公同死。虽古义烈之士,无以尚(超过)也。予得其始末(生平事迹)于翁君汉津,遂为之传(作传)


【翻译】


当广西土司的叛兵被挫败之后,凤阳总督马士英非常恼怒,向皇帝上奏章揭发徽州人拦杀官军的罪状,想致佥事金声于死地。江天一为此带着申辨金声无罪的奏章,赴朝廷递呈上;又写了《吁天说》,流着眼泪向掌权大臣申诉,这件事情才得以弄清楚。自从清兵与明王朝开战以来,前后训练乡兵三年,都在佥事金声的幕府中。当时,幕府中号称精通兵法的侠士数以百计,而金声只是推重天一,凡对内对外的机密大事,都取决于天一。后来天一竟然与金声同时牺牲。像天一这样的人,即便是古代义烈之士,也没有能超过他的。我是在翁汉津那里得知江天一的生平事迹的,于是替他写了这篇传记。


【注读】


汪琬曰:方胜国(亡国)之末,新安士大夫死忠者有汪公伟、凌公駉(读jiǒng与佥事公三人,而天一独以(凭……的身份)诸生殉国。予闻天一游淮安,淮安民妇冯氏者刲(读kuī,割取)肝活其姑,天一征诸名士作诗文表章之,欲疏(上书)于朝,不果。盖其人好奇尚气类(像)如此。天一本名景,别自号石嫁樵夫,翁君汉津云。(选自《古文鉴赏辞典》)


【翻译】

汪琬说:正当前朝的末期,新安的士大夫尽忠而死的有汪伟、凌駉与金声三人,而只有江天一是以生员的身份为国殉难的。我听说江天一游经淮安时,淮安有个姓冯的民妇,割下自己的肝脏救活了她的婆婆,江天一得知后便请了许多有名的人写诗作文来表彰她,还想上奏章给朝廷,最后没有成功。这个人喜欢奇特、崇尚气节大致就像这样。天一本来名景,另外还自号石嫁樵夫,这也是翁汉津说的。

[清]程晋芳《文木先生传》注读

【注读】


先生姓吴氏,讳敬梓,字敏轩,一字文木,全椒人。世望族,科第(科举及第)仕宦(做官)多显者。先生生而颖异,读书才过目,辄能背诵。稍长,补学官弟子员(明清称县学生员为弟子员)。袭(继承)父祖业,有二万余金。素不习治生(经营家业),性复豪上,遇贫即施(施舍),偕(偕同)文士辈往还,饮酒歌呼穷日夜(整日整夜),不数年而产尽矣。


【翻译】


先生姓吴,名敬梓,字敏轩,又字文木,全椒人。世代望族,科举及第和做官的大多显赫。先生生性特别聪明,读书才过目,就能背诵。渐渐长大后,补任县学生员。继承父亲的祖业,有二万多金。一向不学如何经营家业,性情又十分豪爽,遇到贫困的就施舍,跟文士们交往,常饮酒高歌穷尽日夜,不到几年家产就耗尽了。


【注读】


安徽巡抚赵公国麟闻其名招之试才之(认为他有才能)博学鸿词荐竟不赴廷试亦自此不应乡举而家益以贫。乃移居江城东之大中桥,环堵(四面墙壁)萧然(萧条,空寂),拥故书数十册,日夕自娱。窘极,则以书易(交换)米。


注:博学鸿词,始于唐代的科举考试的一种,清代所试为诗、赋、论、经、史、制、策等,不限制秀才举人资格,不论已仕未仕,凡是督抚推荐的,都可以到北京考试,考试后便可以任官。


【翻译】


安徽巡抚赵国麟听说他的名声,招过去一试,认为他有才,举荐他参加博学鸿词考试,竟然不去参加廷试,也从此不回应乡里的举荐,因而家境也就越发贫困。于是移居江城东边的大中桥,家徒四壁,冷落凄凉,只拥有几十本旧书,日夜自娱自乐。穷困到了极点,就拿书去换米。


【注读】


其学尤精《文选》,诗赋援笔(拿起笔来)立成,夙构(事先写好)者莫之为胜。辛酉、壬戌间,延至余家,与研诗赋,相赠答,惬意无间。而性不耐(耐烦)久客(长久客居),不数月,别去。生平见才士,汲引(比喻提拔或荐推人才)如不及。独嫉时文(指八股文)士如仇,其尤工者,则尤嫉(痛恨)之。余恒以为过,然莫之能禁。缘(因为)此,所遇益穷。


【翻译】


他治学尤其精通《文选》,诗赋提笔一挥而就,即使那些事先构思的人也没有一个能超过他的。辛酉、壬戌年间,我邀请他到我家,和他一起研讨诗赋,互相赠答,快意无比,亲密无间。然而他生性耐不住长久客居他家,不到几个月,就辞别离去。他平生见到有才能的读书人,就想举荐提携他,唯恐来不及。唯独像仇人一样痛恨那些写八股文的读书人,对那些特别擅长写八股文的人,就特别痛恨。我常常认为这是一种过失,然而又不能制止他。因为这个缘故,他的处境更加困窘。


【注读】


岁甲戌,与余遇于扬州,知余益贫,执余手以泣曰:“子亦到我地位(地步),此境不易处也,奈何?”余返淮,将解缆,先生登船言别,指新月谓余曰:“与子别,后会不可期(约定)。即景悢悢(读liàng liàng,悲伤),欲构句(写出诗句)相赠,而涩(滞涩)于思,当俟异日耳。”时十月七日也,又七日而先生殁矣。盖享年五十有四。所著有《文木山房集》《诗说》若干卷。又仿唐人小说为《儒林外史》五十卷,穷极(写尽了)文士情态,人争传写之。


【翻译】


甲戌年,他和我在扬州相遇,知道我更加贫困了,就握着我的手哭着说:“你也到了我这种地步,这种处境不容易立足,怎么办?”我返回淮地,将要解开缆绳,先生登上船跟我告别,指着初升的月亮对我说:“跟你一别,日后见面不可约定。面对这样悲伤的情景,想要写几句话送给你,可是文思阻涩,还是等待他日吧。”当时是十月七日,又过了七天先生就去世了。享年五十四岁。所写的书有《文木山房集》《诗说》若干卷。又模仿唐人小说写了《儒林外史》五十卷,穷尽读书人的情态,人们争着传抄。


【注读】


余生平交友,莫贫于敏轩。抵淮访余,检(翻检)其橐(读tuó,盛物的袋子),笔砚都无。余曰:“此吾辈所倚以生,可暂离耶?”敏轩笑曰:“吾胸中自有笔墨,不烦(麻烦)是也。”其流风余韵(流传下来的风尚和韵致),足以掩映(盖过,压倒)一时。(节选自《勉行堂文集》卷六)


【翻译】

我平生结交的朋友,没有比敏轩贫困的。先生抵达淮地看望我,我察看他盛物的袋子,连笔砚都没有。我说:“这是我们这些人所依靠的用来谋生的工具,可以暂时抛离吗?”敏轩笑着说:“我胸中自有笔墨,不担心这些。”他的流风余韵,足以盖过当时的人。

苏轼《上梅直讲书》注读

【注读】


轼每读《诗》至《鸱鸮(读chī xiāo,猫头鹰)》,读《书》至《君奭(读shì,盛大)》,常窃悲周公之不遇。及观史,见孔子厄(被围困)于陈蔡之间,而弦歌(弹琴唱歌)之声不绝;颜渊、仲由之徒,相与问答。夫子曰:“‘匪(同“非”,不是)(读sì,一种与犀牛相当类似的生物)匪虎,率(率领,带领)彼旷野。’吾道非耶?吾何为于此?”颜渊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容纳,接受);虽然,不容何病(害处,危害)?不容然后见(同“现”,显现)君子。”夫子油然(自然而然地)而笑曰:“回,使(如果)尔多财,吾为(做)尔宰(在内管家称宰)。”夫天下虽不能容,而其徒(门徒)自足以相乐(互相获得快乐)如此。乃今知周公之富贵,有不如夫子之贫贱。夫以(凭着)召公之贤,以管、蔡之亲(亲近),而不知其心,则周公谁与(与谁)(快乐享受)其富贵?而夫子之所与共贫贱者,皆天下之贤才,则亦足以乐乎此(在这方面感到快乐)矣!


【翻译】


我每次读到《诗经》的《鸱鸮》,读到《书经》的《君奭》,总是暗暗地悲叹周公没有遇到知己。等到读了《史记》,看到孔子被围困在陈国和蔡国之间,而弹琴唱歌的声音没断绝过;颜渊、仲伯等学生,互相问答。孔子说:“‘不是兕,不是虎,却带着你们在在旷野上奔波’。我的主张不对吗?我为什么落到这田地?”颜渊说:“先生的主张极为宏大,所以天下没有人能够接受;虽然这样,没人接受又有什么害处?并且没接受,然后才显出你是君子。”孔子温和地笑着说:“颜回,如果你有很多财产,我替你管账。”虽然天下没有人接受孔子的主张,但他的学生竟能够自我满足而且是这样的快乐。现在我才知道,周公的富贵实在还比不上孔子的贫贱。像召公这样的贤人,管叔、蔡叔这样的亲属,却不能够了解周公的心思,那么周公跟谁一同享受这富贵的快乐?然而跟孔子一同过着贫贱生活的人,却都是天下的贤才,光这一点也就值得快乐了。


【注读】


轼七八岁时,始知读书。闻今天下有欧阳公者,其为人如古孟轲、韩愈之徒(这类人);而又有梅公者,从之游,而与之上下其议论。其后益壮,始能读其文词,想见其为人,意(心想)其飘然(轻捷而心情轻松地)脱去世俗之乐,而自乐(把……作为快乐)其乐也。方(当)学为对偶声律之文(指诗赋骈文),求升斗之禄(微薄的俸禄),自度(估计)无以(没有什么)进见(进献拜见)于诸公之间。来京师逾年,未尝窥(偷看)其门。


【翻译】


我七八岁的时候,才知道读书。听说如今天下有一位欧阳公,他的为人就像古代孟轲、韩愈一类人;又有一位梅公,跟从欧阳公交游,并且和他上下议论。后来我年纪更大了,才能够读他们的文章词赋,想像见到他们的为人,料想他们潇洒地脱离世俗的快乐,而把圣人表现的快乐引为快乐。我当时正在学做诗赋骈文,想求得微薄的俸禄,自己估量没有办法进见诸位先生。来到京城一年多,不曾登门求教。


【注读】


今年春,天下之士,群至于礼部,执事(指梅尧臣)与欧阳公实亲试之。轼不自意(没有想到自己),获在第二。既而闻之,执事爱其文,以为(认为)有孟轲之风;而欧阳公亦以(因为)其能不为(写)世俗之文也而取(录取),是以在此。非左右为之先容(事先联络、介绍),非亲旧为之请属(请求,嘱托),而向(先前)之十余年间,闻其名而不得见者,一朝为知己。退而思之,人不可以苟(苟且追求)富贵,亦不可以徒(白白守着)贫贱。有大贤焉而为(当,做)其徒,则亦足恃(依靠)矣。苟其侥一时之幸,从(使……跟从,率领)车骑数十人,使闾巷小民,聚观而赞叹之,亦何以易(交换)此乐也!


【翻译】


今年春天,天下的读书人一起聚集到礼部,先生和欧阳公实地亲自考试我们。我没有想到,竟得了第二名。后来听说,先生喜欢我的文章,认为有孟轲的风格,而欧阳公也因为我能够不写世俗之文而录取了我,因此我留在这里。不是左右亲近的人先替我疏通关节,不是亲戚朋友为我请求嘱托,从前十多年里听到名声却不能进见的人,一下子竟成为知己。退下来思考这件事,觉得人不能够苟且追求富贵,也不能够空守着贫贱,有大贤人而能成为他的学生,那也就可以依靠了。如果侥幸获得一时的成功,带着成队的车马和几十个随从,使得里巷的小百姓围着观看并且赞叹他,又怎么抵得上这种快乐。


【注读】


《传》曰:“不怨天,不尤(责怪)人。”盖“优哉游哉,可以卒岁”。执事名满天下而位不过五品其容色温然(温和的样子)而不怒其文章宽厚敦朴而无怨言此必有所乐乎斯道也轼愿与(跟着,参与)(听到指教)焉!(选自《苏轼文集》卷四十八)


【翻译】


《论语》上说:“不怨天,不怪人”,因为“从容自得啊,能够度过我的天年”。先生的名声满天下,但官位不过五品;先生的面色温和,没有怒容;先生的文章宽厚质朴,没有怨言。这心中一定是对圣人之道有很深的爱好吧,我希望跟着先生并听到先生的教导啊。

【注】梅直讲,即梅尧臣,字圣俞,北宋诗人。他曾任国子监直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