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施闰章《送杜审舒归里序》注读

【注读】

杜生审舒齐归(从齐地回乡),施子赆(读jìn,临别馈赠)(于之),司橐者(管仓库的人)以匮(匮乏)告。杜生谢,且蹙额曰:“先生念我则至矣,然窃疑厚人而忘己也。”意者太左计(与事实相背的打算,引申为失策)。施子曰:“若以我为过廉乎?予盖天下之贪夫也。子何敝敝然(疲困的样子)为我谋?”杜生口呿(读qū,张口)色变,久之,曰:“从先生官(做官)三年矣,事大小罔(无,没有)弗知也。所与交游,虚往实归者(空手而来、满载而归的人)众矣,而先生橐中无长物(多余之物)。以币进,则拒之惟恐不速。焦形槁颜,手校雠(读chóu,校对并加以考证)而口(口称)伊吾(拟声词,形容读书时口中念念有词),夫子病(劳累、辛苦)矣。如是而谓贪,将阳拒而阴纳与?敢问其说。”

【翻译】

书生杜审舒从山东返归故乡,先生(即作者)想送点礼物给他,管仓库的人告诉我库存匮乏。杜生致谢,并且皱着眉头说:“先生顾念我到极点!但我私下里怀疑您宽厚待人而忘记了自己。”言下之意,是说太不会谋划生计了。先生说:“你以为我太廉洁了吗?我是天下最贪婪的人啊!你为什么惶惶然为我着想呢?”杜生张口结舌,变了脸色,过了好久,他才说道:“跟随先生做官三年了,事无巨细没有不知道的,与您交往的人,空手而来、满载而归的人很多,但是先生您自己口袋中没有多余之物。人家送钱给您,就拒绝惟恐不够快。您形体憔悴,色如槁木,手校文字,口诵诗书,先生太劳累了。这样却说贪婪,难道是表面拒绝而暗中却收纳了吗?请把您这样说的理由说给我听听。”

【注读】

施子曰:“噫!何子之泥(拘泥)于言贪也!夫取而不能有者,非贪也;不取而有之,人不能夺焉者,贪之至也。庄子曰,‘君子内无饥寒之患,外无劫夺(被人抢夺)之忧’。子不见夫今之鼎食而覆餗者(鼎食:列鼎而食,指豪门贵族的奢侈生活;餗读sù,食物。谓鼎足坏了,食物从鼎里倒出来。后因喻力不胜任而败事)乎?戕(被杀害)其躯,籍(被籍没,没收财物入官)其家,以沈(同“沉”,没,灭)其宗(宗族)者,比比矣。其始不过竞筐篚之私(筐篚是盛物的竹器。方的称筐,圆的称篚(fěn)。“筐篚之私”意谓微小的私利),卒以捐其所甚爱而不遑(来不及)(怜惜)。夫人捐其所甚爱,至于弃身家,舍妻子,谓之能贪则不可。予,鄙人也,未就事而先饮冰(喝冰水止惶恐焦灼),其行若踬(跌倒),其居若坠,其独处若群窥。先人后己,亦夷亦惠(夷:伯夷。惠:柳下惠。古清高廉洁之士),忧谗畏讥,补缺修弊,籝(读yíng,筐笼一类的盛物竹器)有一金而不知所置。予盖患得患失,见鄙(被鄙视)于尼父(对孔子的敬称)者也。然而疾风震雷,守之晏如(安然自若),饱食高坐,进退(使动用法)生徒(学生门徒)。陟(登临)泰岱观沧海谒阙里(孔子故里)陈诗书搜讨旧籍累椟连车寸缣尺楮并蓄兼储盗不睥睨民不咒诅人见不足我见有余此亦贪之至也。

【翻译】

先生说:“唉!你何必拘泥于说贪呢!获取而不能保有,不是贪;不获取而保有,而别人又不能夺走,才是最大的贪了。庄子说,‘君子内无饥寒交迫之患,外无受人劫夺之忧’。你没看到当今那些由豪富而衰败的人吗?自己被杀,家被抄没,宗族也受到牵连的人,比比皆是。他们刚开始也不过是为贪得点滴的私利,最后把自己最珍爱的东西都赔进去了却无暇顾恤。人们抛弃他非常珍爱的东西,甚至抛弃身家性命,舍妻弃子,把这称为贪是不可以的。我是一个浅陋的人,在没有做事之前清心寡欲,自己的行为好像要跌倒,自己的官职好像要失去,一人独处好像仍处于众目睽睽之下。先人后己,像伯夷也像柳下惠那样纯洁谦和,害怕谗言讥讽,修补缺点弊漏,口袋中有一点点金就不知放到哪里。我患得患失,让孔圣人见笑了。然而,疾风惊雷,泰然处之,饱食高坐,教导生徒。登临泰山,观望大海,拜谒孔子故里,陈设诗书。搜寻旧籍古典,积书数车,片纸只字都收藏好。盗贼不会窥视我,老百姓不会咒恨我;别人以为我很贫穷,而我自以为富足有余,这也是贪到极点了。

【注读】

且夫名浮(超过)其实(实际)者,德之欺也;勉乎其职而不能尽其道,事之末也。吾目迷(被迷惑)五色,而不蒙(遭受)夫人之诮(指责、批评);行忝(读tiǎn,谦辞,表示辱没他人,自己有愧)颜、闵(颜回、闵子骞,孔子的学生,颜回安贫乐道,闵子骞很孝顺父母,德行上并称),而窃附有道之林。吾循孔氏之门墙而惴惴然,惧其(自己)不能入也。奉命而出,终事而归,所得侈(多,丰厚)矣,况敢自以为廉乎!子貌朴而志端,归而修业,亦务守其不可夺(夺易)者已矣,何敝敝然为我谋?”

【翻译】

况且空有虚名而没有实际才能,是对道德的欺骗;勉强从事一项工作而不能努力实现自己的主张,是只抓往事情的细枝末节。我虽然老眼昏花不辨五色,但没有蒙受用人失察的指责;我虽然德行远逊于颜回、闵子骞,但自以为身附道德之林。我寻循孔子圣学的门墙,很担心,害怕自己不能入门。奉命出任,完成任务即返回,所得到的太多了,这样还敢认为自己廉洁吗?你朴实厚道而志向端正,回去后研习学业,务必守住这别人不可劫夺的品行就可以了,何必惶惶然为我的生计谋划呢?”

【注读】

杜生闻之喜曰:“吾乃知先生之所以(表原因)为贪。”于是酌酒别去。明日,次(记录)其语,追而送之济水之上。

【翻译】

书生杜审舒听了这话,高兴地说:“我现在知道先生说自己贪的原因了。”于是举杯喝酒道别离开了。第二天,施先生把这次谈话记录下来,追到济水之上送给杜审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