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袁枚《牡丹说》注读

【注读】

冬月,山之叟担(挑)一牡丹,高可隐人(隐藏人),枝柯鄂韡(读wĕi,繁盛),蕊丛丛以百数。主人异目视之,为损(耗费)重赀(重金)。虑他处无足当是花者,庭之正中,旧有数本(用于植物,指棵、株),移其位让焉。幂锦(以锦缎作遮盖)张烛,客来指以自负。亡何(没过多久)花开,薄如蝉翼,较前大不如。怒而移之山,再移之墙,立枯死。主人惭(感到惭愧)其故花,且嫌庭之空也,归其原(原处),数日亦死。

【翻译】

冬天,山中有位老翁挑了一株牡丹,  (牡丹)有一人多高,枝条繁茂,花苞簇簇数以百计。主人对它另眼相看,出高价买了下来。怕栽在别处和这株牡丹不相称,庭院中原有几株牡丹,特地移到别处,把地方让出来。上面用锦帐遮护。晚上点上烛火,客人来时(主人)常指着它感到自豪。不久,花开了,花瓣薄得像蝉的翅膀,大大不如原先的那几株牡丹,于是主人愤愤地将它移到山上,再移到墙边,牡丹很快枯死了。主人感到对不起原有的那几株牡丹,并且嫌庭院太空,便将原来的牡丹移回原处,没过几天,也枯死了。

【注读】

客过而尤(责备)之曰:子不见夫善相(鉴别)花者乎?宜山者山(种在山上),宜庭者庭(种在庭院中)。迁而移之,在冬非春。故人与花常两全也。子既貌取以为良,一不当(一旦不符合心愿),暴摧折之,移非其时,花之怨以死也诚宜(确实是应该的)。夫天下之荆棘藜刺,下(处于……之下)牡丹百倍者,子不能尽怒而迁之也。牡丹之来也,未尝自言曰:宜重(看重)吾价,宜置吾庭,宜黜(赶走)汝旧,以让吾新。一月之间,忽予忽夺,皆子一人之为。不自怒(恼怒自己)而怒花,过矣!庭之故花未必果奇(果真奇异),子之仍复其处,以(因为)其犹奇于(比)新也。当其时,新者虽来,旧者不让(移栽),较(比较)其开孰胜(谁更美)而后移(移栽)焉,则俱不死;就(即使)移焉,而不急复故花之位,则其一死,其一不死。子亟亟焉(匆匆忙忙地样子),物性之不知(宾语前置句),土宜之不辨(宾语前置句),喜而左之,怒而右之。主人之喜怒无常,花之性命尽矣!然则子之病(毛病),病乎其己尊(尊重自己)而物贱(轻视外物)也,性果(天性专横)而识暗(见识晦暗)也,自恃(自以为是)而不谋诸(之于)人也。他日子之庭,其(表推测,大概)无花哉!”

【翻译】

来访的客人责备主人道:您没有见过善于种花的人吗?适宜在山上长的就栽在山上,适宜在庭院长的就栽在庭院,如果迁移它,应该在冬天而不是春天。所以人和花常能两全其美。您已根据外貌认为那牡丹是良种,一见不如原来想的那样,立即摧残损害它,移栽不按时节,牡丹花含怨而死理所当然。天底下荆棘、藜刺之类的东西比牡丹低下百倍,您没有办法。因为生气而统统把它们迁走。这牡丹来时,并不曾自己说:应该看重我的身价,应该把我栽在庭院中,应除掉你原有的旧花,(把地方)让给我这新来的。一个月中,忽而珍视它,忽而贬抑它,都是您一个人所为。不怪自己却怪花,这就错了!庭中旧有的牡丹花,未必一定名贵,你仍然把它们移回原处,以为它们比新买的好。(如果)当初新的牡丹虽然买来,旧的牡丹先不移走,比较它们开的花哪个更好然后再移栽,就都不会枯死。即使移栽了,只要不急着把移走的花栽回原处,那么一株枯死,另一株可以不死。您急急忙忙,既不懂生物的习性,又不清楚土壤适宜与否,高兴了就抬举它,生气了就摧残它,主人如此喜怒无常,花的命也就送掉了。那么,您的毛病在于看重自己而轻视生物,性情专断而缺乏见识,自以为是而不和人商量。以后您的庭院中,大概不会有花木了。

【注读】

主人不能答,请具砚削牍(写字的竹木片),记之以自警焉。 (选自《袁枚诗文译》)

【翻译】

主人听了无以对答,于是准备下笔墨纸砚,记下这件事来提醒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