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高启《南宫生传》注读

【注读】

南宫生,吴人。伟(魁伟)躯干,博涉(广泛涉猎)书传。少任侠,喜击剑走马,尤善弹(擅长弹弓),指飞鸟下(使……落下)之。家素厚藏,生用周养(周遍供养)宾客,及与少年饮博游戏,尽丧其资。逮(等到)壮,见天下大乱,思自树(建立)功业,乃谢(辞别)酒徒去,学兵,得风后(传说是黄帝时的一个大官,曾作《握奇经》)握奇陈法。将北走(向北奔赴)中原,从豪杰计事(谋划大事),会道梗(阻住,不通),周流(即周游,到处游历)无所合(际遇)。遂溯大江,游金陵,入金华、会稽诸山,渡浙江,泛具区(太湖的古称)而归。

【翻译】

南宫生,是苏州人。身材高大,读书很多。年轻时喜爱侠义的行为,爱好击剑和骑马,尤其长于用弹弓,对准飞的鸟就能击落它。家中向来财物多,南宫生就因此供养宾客,并且和青少年一起喝酒赌钱,花尽了家中的资产。到了壮年,见天下大乱,就想着要建功立业,于是离开酒肉朋友们,去学习兵法,学得了风后布阵打仗的方法。准备往北到中原去,追随豪杰们图谋大的事业,正赶上道路不通,各处走走未遇中意之人,就沿着长江往上走,到了南京,又到了金华县和会稽山,渡过钱塘江,在太湖上游行过一通后归来。

【注读】

家居(平时)以气节闻,衣冠(指士大夫)慕之,争往迎候,门止(停留)车日数十两。生亦善交(喜欢交友),无(无论)贵贱,皆倾身与相接。有二军将恃(依仗)武横甚,数殴辱士类(读书人),号虎冠。其一尝召生饮,或曰:“彼酗(酗酒行凶),不可近也。”生笑曰:“使酒人(借酒使性的人)恶能(怎么能)勇?吾将柔(使……温柔)之矣。”即命驾往,坐上座,为语(讲述)古贤将事。其人竦听(恭敬地听),居樽下(指将酒杯举过头顶)拜起为寿(祝寿),至罢会,无失仪。其一尝遇生客饮(在朋友家喝酒),顾生不下己(对自己施礼),目慑(用眼光威胁)生而起。他日见生独骑出,从(使……跟从,率领)健儿,带刀策马踵(跟随)生后,若将肆暴(肆意施暴)者。生故(故意)缓辔(慢慢骑马)当中道路,不少避。知生非懦懦(软弱),遂引去(掉头离去),不敢突冒(冲撞冒犯他)呵避(呵斥他叫他让道)。明旦因客诣(到)生谢(道歉),请结欢。生能以气服人类(像)如此。

【翻译】

南宫生在家乡一向以有气节而出名,士大夫们都仰慕他,争着到他家请他或问候他,他家门前停放(来宾)的车一天有几十辆。南宫生也喜爱跟人结交,无论贵贱,都弯着身子恭敬地跟他们交往。有两个武官靠着有武力,很蛮横,多次殴打侮辱读书人,(人们)称说(他们)是戴着帽子的老虎。其中一个人曾经请南宫生喝酒,有人说:“那个人酒醉后会行凶伤人,不能跟他接近。”南宫生笑着说:“依仗酒醉撒酒风的人怎么会勇悍?我将要制服他。”即命令仆人套车前往,酒席上南宫生坐在上座,给(那个军将)讲说古代好将帅的故事。那个人非常恭敬地听着,又停住酒杯屈身下拜起身敬酒,一直到宴会结束,也没有失礼的地方。另外一个人曾经在别人家作客时遇到南宫生,看到南宫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就怒目而视南宫生并离开了。某一天看见南宫生一个人骑着马出去,就带了一些打手,拿着刀策马跟在南宫生的后面,好像就要动手打人。南宫生故意放慢缰绳在路中央走,一点也不躲避。那个人知道南宫生不是软弱的人,就带着人走了,不敢冲撞冒犯叫他避开道。第二天早上那个人还由朋友引见到南宫生那里赔礼,请求交好。南宫生能以气节服人大多像这样。

【注读】

性抗直(刚直)多辩,好箴切(规劝告诫)友过。有忤己,则面数(当面批评)之,无留怨。与人论议,蕲(同“祈”,希望)必胜,然援事析理,众莫能折(驳倒)。时藩府(指元朝末年张士诚。他占据苏州,自称吴王)数用师,生私策(私下推测)其隽蹶(胜败)多中(说准确)。有言生于府,欲致生幕下,不能得,将中生法(设计使他受到法律制裁),生以(凭借)智免。家虽以(因此)贫,然喜事(喜欢的事)故在(和过去一样),或(有人)馈酒肉,立召客与饮啖相乐。四方游士至吴者,生察其贤(贤能的人),必与周旋(交际应酬)款曲(殷勤酬应),延誉(传扬好名声)上下。所知有丧疾不能葬疗者,以告生,辄令削牍(古时削薄竹木成片,用以书写;有误则刮去重写,谓之“削牍”。后用以泛称书写﹑撰述)疏所乏(缺乏),为请诸公间营(营谋)(准备)之,终饮其德(咽下自己的美德)不言。故人皆多(称赞)生,谓似楼君卿、原巨先(楼君卿、原巨先:都是任侠好客的人)而贤过(超过)之。

【翻译】

南宫生性格刚直,善于谈论,喜爱规劝朋友的过错。朋友中有抵触自己的,就当面指出他的过错,一点也不记仇。跟人谈论,总是求胜,能引证事实,分析道理,众人没有能驳倒他的。当时藩府多次用兵打仗,南宫生私下推断藩府的胜败大多能猜中。有人到藩府说南宫生(如何推断军事胜败),(张士诚)想招致南宫生到藩府作幕客,没有办成,就设计让南宫生受到法律制裁,南宫生靠巧妙的主意没有受到危害。家里虽然因为受人陷害的事穷了,但喜爱跟人结交仍然那样,有时友人送来酒肉,他即刻站着召朋友一起吃喝共乐。四方到苏州游玩的士人,南宫生了解到他们是有贤德的,一定要殷勤恳切地和他们交往,在各种场合介绍他们宣扬他们的美德。相识的人家中死了人或生了病没有钱财以供安葬或治病的,告诉南宫生,他就让人用纸写清缺少什么,替他们向宾朋友人筹办,最后做了好事也不说。所以人们大多称赞他,说他像任侠好客的楼君卿、原巨先甚至超过了他们两人。

【注读】

久之,稍(渐渐地)厌事,阖门寡(少)将迎。辟一室,庋(读guǐ,置放,收藏)历代法书周彝(周代的铜器)汉砚唐雷氏琴(传说唐代雷威用松木制的琴),日游其间以自娱。素工草隶,逼(接近)钟、王(钟繇、王羲之),患(担心)求者众,遂(于是)自秘,希(很少)复执笔。歆慕(羡慕)静退时赋诗见(展现)志怡然处约(处于简朴的生活中)若将终身。

【翻译】

很长时间以后,渐渐地不愿意到外面活动了,就关闭家门少接待宾客。清扫出一间屋子,收藏名书法家写的可以效法的字、周朝的铜器、汉代的笔砚和唐代的雷氏琴,天天在那里自娱自乐。他一向工于草书和隶书,近于钟繇、王羲之的造诣,但苦于索求的人太多,就隐藏不露,很少再拿笔写字。他羡慕安静退隐(的生活),常常作诗来表示自己的心意,安乐地过着朴素谦退的生活,像是要这样度过一生。

【注读】

生姓宋,名克,家南宫里,故自号云。(选自明•高启《高太史凫藻集》)

【翻译】

南宫生姓宋,名克,家在南宫里,所以自己给自己取号为“南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