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钓鱼

我常说,我钓鱼是从2014年5月初开始的。其实这是错误的,严格地说,我小学时候不仅下河摸鱼、撮鱼、捡鱼,也曾钓过鱼。只是时间长久了,好多年没钓过,我就以为没有发生过。
记得小时候钓鱼,用的鱼竿是竹子的。常见的水竹不行,要金竹或者瓷竹,总之是细长而比较直的那种。竹子要挖出来,这样下面长根的地方削去根稍,就成了一个把手。弄来了竹子,然后就是要去掉枝叶,将不够直的节弄直(叫“育”,就是弄直弄弯的意思)。怎么弄?我记得是在火上烤,如用油灯、蜡烛之类的火,或者炭火。那时候我小,只看见过几次大的孩子或者大人加工,记得竹节部分都被焰火熏烤变了颜色。竹子育直后还要用细铁丝在竹节和顶端位置做上环,便于线从环中穿过。最后是安装车盘,也就是今天的鱼线轮。这要在竹子尾端靠近把手地方,用烧红的铁丝烧出一个洞来,再把车盘安上,用螺母螺丝固定。这样再在线上绕上化学线或缝衣线,线尾端绑上一枚钩,加上捡来的牙膏皮(当时牙膏皮是铅皮还是铝皮)做沉头儿(就是铅皮和铅皮座),上面加上鸡毛管做的漂头儿(浮漂),一支鱼竿就成了。这种鱼竿可以算的是现在的矶钓竿的前身吧。而钓的饵料,那时我们只用蚯蚓,大人或者大些的孩子,也用蛆虫。
而我们小屁孩的鱼竿就超级简单了。一支基本直的竹竿,前端直接拴上缝衣线,再用米钉(大头针)育弯成钩,或者讲究一点,用缝衣针烧红后育弯,就成了一副钓竿。很显然,前者可以钓大鱼,后者只能是钓小鱼儿了。这样收获不可能多,远不如用撮箕或者干脆用手抓来得快,所以也就渐渐地不玩了。

关于儿时的钓鱼,记得一件具体事。那次我跟几个小伙伴去化肥厂上游的米水河钓鱼,去之前没给妈说,那天中午由我蒸饭。估计是急于走人,忘了给米中加水。那天我们又钓得不错,米水河的小洋鱼(一种没有鳞甲或者鳞甲细小的冷水鱼)只要我们扔下钩饵去,就一定有鱼上钩,所以我们钓得了好多。玩得尽兴,忘了时间,回来晚了,结果是,因为饭没有熟,害得一家人中午没饭吃,妈拿着棍子站在门外,我怯怯地走过去,终究是挨了一顿打。那时候挨揍是常事,何况自己真是错了呢。不过好像就是从这次挨揍起,我不再喊疼,哇哇大哭,而是学会了忍着眼泪,一声不吭。(我哥早就是这样了。)到了下午,妈让大姐把没熟的夹生饭重新蒸了大家吃,吃的时候,为了安慰我,妈说:喂,这个中午没蒸好的饭还蛮好吃的,还涨饭呢。我还记得那味道,有些焦糊,并不好吃,但确实饭显得比原来多了不少,于是自然也很高兴,毕竟我的错误得到了纠正。
豪大师曾几次跟我说,十年前,我曾见你在垂钓大世界钓过鱼。我竭力否认,认定他肯定是认错了人。后来搞清楚了,原来垂钓大世界就是李家槽那儿的那个池塘。别说,我还真的在那儿钓过一两次,只是我从来不知道那地方叫这么个名字。那时候,我跟着暗黑混,曾见到凤尾竹戳在塘边,顶着烈日坚守,也没见到钓上啥鱼来。十年后,我初学钓鱼,知道凤尾竹是学校钓鱼大师后,跟他说:要是我当时坚持钓,肯定也是大师了撒,何至于拜你为师呢。呵呵。
那时候除了暗黑,我更多地是跟秋江独钓混。我骑摩托车带他,用他的鱼竿和线组。我们去的地方就是金子坝那一带的几个池塘,那是夏天,烈日炎炎,早上去还可以,到中午就热得不行。而且我不会钓,也不会绑线,有小鱼闹漂,我使劲一扯,得,挂塘边的树上了。有时候也挂底,挂池塘中的荷花梗上,断线,丢钩。而我自己不仅不会绑钩,压根儿就没有钩。于是秋江也就不能独钓了,拿出自己的钩还得帮我拴好。结果是,我钓不到鱼万般无聊,眼瞅着荷塘看荷花莲蓬,看塘中突然飞出一只白鹭,看天上飞机飞过,看路边又有个骑摩托的人进城……秋江独钓也基本上是空军。除了太阳晒得我们脱了一层皮,将我们晒得黢黑油亮,那还有啥意思呢?所以,十年前的钓鱼,我跟着玩了几次后就草草收场。后来,暗黑的媳妇不许他再钓,他把一套工具,——有3.6手竿一支,海竿一根,还有钓鱼伞、装鱼的网兜和地插半卖半送转给了我,而我,第二年起就没再钓鱼了。十年后,我还用过那根手竿和钓鱼伞,海竿换了鱼线轮和线组,也还勉强能用。

这样说来,我毕业分配到学校的最初几年,儿子还没出生之前也算钓过,那时应该是90年之前。我喜欢和斌哥一起打鸟,因而他钓鱼遇上我也偶尔喊我玩一下,当然是他的竿。记得有次下雨后在三孔桥那儿,也就是民院现在的南门口那儿,斌哥、我和我媳妇一起在那儿钓,叼子不少,但我钓得最撇,好像只有几条;我媳妇比我多钓好多,起码十条以上。事后得意,反复强调:你没我钓得多。特别是十多年之后,我钓不到鱼却转手从暗黑手里买来了渔具后,她更喜欢炫耀说:你钓什么哟,还不如我。

《记忆:钓鱼》有1个想法

  1. 2013年春节过后,我把两个儿子从我们南阳“名校”十七小转出来,如今他们在信阳光洲书院健康快乐地成长。今年元宵节我从台湾环岛游回来之后,立即辞职,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体制教育,带着全家,现在正走在张清一先生开创领导的新教育道路上。因此,与万恶的旧教育、假教育说再见。我已经在新浪开博半年,点击量已经达到四万多人次。又想继续结缘的朋友,或想了解新教育的朋友,请到那里,我们再会。我的新浪博客名为 ——光洲书院飞黄万里,http://blog.sina.com.cn/u/1775941307
    我的QQ号380488937
    特此声明,希望真心关心孩子学习的家长,真心关心学生教育的教师,真心关心自身成长的朋友,都能与我一路同行!
    再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