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鱼大师

昨日钓鱼,张大师说:以后我准备写“韩大师钓鱼记”,而且要搞成个系列。

我回答说:好。

心里就想,不知道他要怎么编排我。估计是以“掉鱼大师”为中心展开,历数我钓鱼的种种窘态。哼,等我搞几个大鱼,看你得不得写成“韩大师钓鱼成长记”。

所以钓到晚上9:30结束,我跟他说:今天你有内容写哒——今天钓鱼,韩大师以一条鲤鱼开篇,一条鲤鱼结束,中间还跑了一条鲤鱼。

第一条。用吴大师自制的酒米,混合买的麝香酒米,加上雷大师送的来得快3号,正对着最左边的树桩打了一个小窝,钓了一个多小时,就是草母子闹漂,没有收获。于是像上次一样,转头向右手边第四根树桩抛出一竿,离原来的窝子3-4米。
(吴大师大哭点评:从此不再外送酒米,谢绝使用!

不足半分钟,下顿,提竿,中鱼。

很有劲地冲击,控制好,慢慢来过来,是一条鲤鱼。

不用抄网,拉到岸边,用手提线,上来,一条4两左右的鲤鱼。

初夏自然水域的鱼,确实还是比较有劲的。

第三条。豪大师在竹林边仅仅钓了一个下午4小时左右,上了11条1-2两的鲫鱼,其间他还因为送鲫鱼、掰竹笋、扯野白、看羊娃儿等事耽误不少时间。而我下午仅仅一条鲤鱼三条鲫鱼,4:11,远远落后豪大师,只好听他奚落:打酱油的比主角钓得好。他定义我和张大师是这次出钓的主角。

晚上吃罢饭后钓得格外认真。还好,逐渐上鱼,最后一条,又是鲤鱼。只是这条好小,比我钓起来的最小鲫鱼都小一点。为了凑数,我也放进了鱼护,因为终于11:11了。虽然走的时候一再提醒豪大师要放生我这条小鲤鱼,却也不知道他到底放生了没有。

第二条。钓到7点左右,天麻麻黑,草母子闹得实在太厉害,我就换成了两颗酒糟子。不一会儿,看漂被顶起,拉下,又顶起,然后一个顿口,黑漂。我及时起竿,勾住了,但竿哪里扬得起来,竿大约在30度左右定住,只听得“呜——”的一声,竿一扬,弹了回来。检查,钩还剩一颗,另一根子线,挨着钩柄断了。

呜呼,再跑一条大鱼。鲤鱼吗?不知道,假设是吧。多大?反正扬不起竿,线拉得“呜——”地一叫。记得去年在佛宝山和浑水河,也是这样,只不过“呜——呜——呜——”起码还“呜”了三声才切线的,这次一呜而已。反正这样说也没劲,就是“跑的鱼儿格外大”吧。

当然线组也是搞得小了一些,1.5主,0.8子,4号伊豆,后悔啊,立马换成2.0主,1.2子,5号伊势尼,可惜后面只上2两左右的鲫鱼,以及,最后一条战平豪大师的小鲤鱼。看来张大师说得对,夏天,尤其是夏夜,钓鱼不怕粗钩大线,上得一个是一个。为了少留或不留遗憾,我决定,夜钓之时,起码换2.0-3.0主1.2-2.0子,6-8号伊势尼钩。
(豪大师插嘴说:嗯,那是滴,就是线不得断了,要断竿!)

另外,我用的是4.5米的竿,因为要靠近前面的树桩钓,我抛的全部是满竿。打得太满,无法在鱼外冲的过程中及时起竿,要是听陈大师说的抛8分满,或许可以溜几个回合的鱼吧。不过我又想,若是4.5米的竿,鱼未必过来了,它靠近树桩才觉得安全嘛;要是用5.4米的竿呢,勾住了它也会奋力向外,不过半米就极有可能缠到树桩上,和我今年在南里渡跑的那条鲤鱼一样,仅仅只是前后与左右的方向不同罢了。
(雷大师接话说:嗯,那是滴,鱼硬是要配合你滴。——想哦!)

这么说来,我还真拿大鱼没办法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