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落水没淹死

昨日在响坂水库钓鱼,我的手机不幸掉水里去了。

上午8点多,我和璧有瑕就坐在水边了。头一天下午2点后到晚上9点,他和雨田在这里钓得极好,一起上鲫鱼29条,鲤鱼一条,所以今天我们依然在此垂钓。

但我钓得差,中午才开竿,下午近4点不过四五条,而璧有瑕早已十多条了。鱼口稀少,又挂着蚯蚓,我掏出手机看时间。再抬头,突然发现漂轻轻一顿,然后斜着拉漂下沉。有鱼吃钩!我左手赶紧起竿,右手匆忙中随手将手机塞进右边斜口袋。终于拉上鱼来,不过此鱼吃口太深,钩全部吞到口里,没法直接取出来了。我喊璧有瑕帮忙,两人用取钩器弄了好一会儿才取出来。我的手上满是鱼的粘液,于是转身到水边洗手,洗罢一起身一转背,忽然感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甩出口袋,直奔水里。糟,手机!

我赶紧转身蹲下,还好,这是一个斜度极小的浅滩,手机就在眼前,估计不过一个脸盆的深度。抓到手里,我见上面沾满泥沙,我又顺手就在水里摆了几下,——反正湿都湿了,要进水早就进了。

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擦拭,然后用钓鱼毛巾擦着。璧有瑕立马过来,说:快点关机,小心坏了。我手还是湿的,屏幕也是,赶紧按关机键,屏幕亮了,居然还有屏保的图片。再按,关机,确定。这之间,璧有瑕又掏出两张纸巾,让我把手机擦干。我赶紧整体擦了一下,感觉没什么水了,才放进口袋里。

过了一小会儿,我突然想起陈大师说要来钓鱼的,3点多给我打了电话,除了问我早上咋没喊他外,还问我在响坂的哪个位置,他要来。估计这会儿就要到了。要是他来了联系不上我,只怕会怪我没有信用。于是我掏出手机,可毕竟不能开机啊。我认为璧有瑕没有陈大师的手机号,只好求助于下午才来坐在对面的豪大师,让他给陈大师打个电话。想不到他和我同样的手机,因为加了个五花大绑的外壳,为了耍酷居然连信号都没!我也是醉了。不过好在他用QQ语音给陈大师留言,说我的手机湿了,有事联系他,我才放心了。(不过今天陈大师跟我说,他昨天给豪大师打了七八个电话,他都没接。怎么接?他那手机没信号嘛,我真是败给两位大师了。)

处理完联系陈大师的事儿,又想自己的手机,放在口袋里怕是不行,得拿出来吹吹风,这样干得快些。于是先将璧有瑕给的纸巾撕开一小片,卷成细棍,对手机的耳机孔、充电插口插入擦拭,果然吸出不少的水。可惜听筒话筒卡的针孔没法擦,也罢,随他去。我将手机放在渔具包上,遗憾的是没有太阳,风小得很也比较冷。吹到下午5点多,我又将它收入了口袋中。

晚上8点收竿,坐在车里,我跟璧有瑕说:我还是开机试哈。他警告说:一般是一天后才能开机的哦。我说:我估计可以了。他说:你的手机,你硬要开,那就开嘛。是不是想坏了再换个哦。呵呵,我想了想,还是开了。

手上一个振动,开机画面出现,屏保图片出现,一切正常。

才开机不到五分钟,凤尾竹电话来了,接听没问题。回来后给媳妇打了电话,试试拨出去有,也没有问题。不过我不敢给它充电,怕水汽没干好,真把手机烧了。到现在,我正用它遥控电视,还在用它写早上没有写完的这篇博客,呵呵,就看今晚充电如何了。

我的不幸落水的手机,因为抢救及时,没有淹死,暂时还正常活着的呢。

什么品牌?怕人怀疑我是为某厂商打广告的,没意思。所以只能说:现在我手机背后的双镜头,还水雾迷蒙。

发表评论